首頁 >> 文學 >> 作家動態
禮敬與悲憫 ——左中美散文印象
2020年01月10日 10:37 來源:文藝報 作者:徐 霞 字號
關鍵詞:散文;女性;土地;美的;作家

內容摘要:彝族作家左中美的散文,是“樸素的大地上,開出樸素的花兒”《莊稼之美》)。如同??思{一生都在寫那個“郵票一樣大小的故鄉”左中美的散文是“寫實”的。這里所謂的“寫實”,是指作家的創作立足大地,用真實、自然的生活片段令筆下的文字飽滿、豐腴。

關鍵詞:散文;女性;土地;美的;作家

作者簡介:

  彝族作家左中美的散文,是“樸素的大地上,開出樸素的花兒”《莊稼之美》)。如同??思{一生都在寫那個“郵票一樣大小的故鄉”,縱觀左中美的四部散文集《不見秋天》(2010年)、《時光素箋》(2012年)、《拐角,遇見》(2014年)以及《安寧大地》(2017年),故鄉漾濞那片土地一直是她散文創作的重要源泉。于她而言,漾濞遠不止一座橋、一方寺院、一個地名、一種風俗,故鄉是她精神的家園、靈魂的棲息之所。在那些樸素的文字里,她的心始終緊貼著故鄉的土地,她的目光始終注視著匍匐在大地上的蕓蕓眾生,安靜的敘述里,傳達出對土地和生命的深情禮敬,對塵世和眾生的深切悲憫。

  左中美的散文是“寫實”的。這里所謂的“寫實”,是指作家的創作立足大地,用真實、自然的生活片段令筆下的文字飽滿、豐腴。換言之,作家以敏感的細節捕捉,賦予自己的散文強有力的物質基礎。這是好的散文需要具備的品質:真實、自然,散文忌虛偽與作態。同時,左中美的散文在物質基礎之外,還有著深沉的精神內核。村莊、土地,是左中美生活的基礎,更是她的心靈歸屬,從大開挖到被丟棄,土地的荒涼深深刺痛了作家敏感的心:“之后,從大約10年前開始,村莊的人們開始陸續外出打工——中國大地上的打工潮,在整整奔涌了30年之后,終于涌進了這個中國西南邊陲的小山村?!保ā妒刈∫粔K地》)打工潮涌進西南邊陲小山村的時候,商品經濟也隨之敲開了農業文明的大門,現代文明和鄉土世界產生了沖突?!爱敋v史要求我們拔腿走向新生活的彼岸時,我們對生活過的‘老土地’是珍惜地告別還是無情地斬斷?”俄羅斯作家拉斯普京的命題同樣顫動著左中美的心,她以強烈的人文主義關懷,密切關注到村莊凋敝、土地荒蕪給個體生命帶來的影響,進而發出心靈歸鄉的呼喚。在《守住一塊地》中,一家人守住了大地,也守住了他們的精神家園,從這個角度出發,左中美的創作一定程度上有著完成對生命救贖的深刻價值。

  好的散文,除了文字本身的表達,更重要的是隱藏在文字背后的厚重與智慧。左中美對散文寫作有一種倔強的執著,她用辛勤的耕耘讓我們看到她文字背后的精神氣度。她的文字,宛如一座座美麗的心靈之橋,為我們走進或失之交臂、或塵封已久、或習焉不察的生命秘密和感情隱私提供了可能。比起浮泛的、不加抑制的抒情和升華,左中美更注重在平凡、樸素的日常生活中見出開闊、安靜的美意?!熬凼蔷?,散也是緣;遇是緣,別也是緣,不必執著”(《天上人間》),浮生如夢何必執念,放下掛礙方得安寧,從中傳遞出作家對人生、對世界的深刻領悟?!把匀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人合一”(《蒼山,是一句諾言》),天人合一、物我相諧,這是作家所追求的,它讓作家在日常生活的重復和瑣細中覓得清雅的意趣,領悟東方古典文化的智慧和美意。

  進入左中美的散文世界,會對那些亦雅亦俗、亦莊亦諧,既有陽春白雪般抒情詩的氛圍,又有下里巴人凡俗生活的艱辛和野趣的文字留下深刻印象。已出版的四部散文集,每一部都有一個抒情、詩化的名稱,透過它們,我們可以窺見作家文字雅致的一面。而諸如“這時候的風就像黃世仁,誰窮它就欺負誰”(《風》)這般用黃世仁的形象來體現風任性愛捉弄人的特點,既淺顯形象又明白易懂,讓我們看到了左中美文字接地氣的一面。應該說,左中美的文字有著雅俗共賞的趣味,“雅”得讓人心馳神往,“俗”得令人似曾相識。

  在散文集《安寧大地》的開篇《守住一塊地》中,作家給予母親、奶奶、嫂子、侄媳婦四位女性的集體命運以最深切的關照,“割地邊草,拔豌豆,看包谷,采紅花,把地侍弄得干干凈凈,把這大地里的收獲,一點一點搬回家”,這是她們的生活,更是她們的命運,由此我們可以看到鄉村女性最真實的生存狀態。但作家寫作的側重點也許并不是借她們的生活不易來確定女性的社會定位,更不在于就此做一番情感上的抒發與宣泄,而是試圖用節制的筆觸寫出安居在大地上的女性,她們生命當中的堅韌與頑強,以她們的人生體驗來對人類存在的價值進行追問,從中可見一位女性作家對女性以及整個人類存在的深沉思考。

  在左中美的散文中還有一重鮮明的體現,那就是作品中時刻流露出的對安寧、柔美、澄澈境界的追求?!爱斎擞只氐椒菜椎膲m世,而身心在經過了中和寺的夜和洗馬潭的風的蕩滌,一片清澈朗照,回歸到一個清明的自我”(《蒼山,是一句諾言》),清澈朗照、自我清明,伴隨著作品中俯拾皆是的安詳(安靜)、柔和(溫婉)、明凈(清澈)等詞匯,讓我們看到作家所孜孜以求的一種澄澈、清明的人生境界。

  物欲至上的現代社會,常常使得人心浮躁、精神荒蕪,左中美以她柔美、精致、超脫的文字,為紛擾的人生注入一汪溫情,帶來縷縷清風,以超然與達觀的生命哲學,對人生價值與生命意義做出了自我的追問與思考。

作者簡介

姓名:徐 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