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將鏡頭對準共時的空間形象 ——電影《南方車站的聚會》觀后
2020年01月10日 14:35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趙宜 字號
關鍵詞:美學元素;影片;電影

內容摘要:刁亦男導演的電影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不僅雜糅了多種類型慣例與美學元素,也指向了銀幕之外的多重文本與現實話語。

關鍵詞:美學元素;影片;電影

作者簡介:

    《南方車站的聚會》的價值,也在于它利用演員與角色、角色與世界的疏離,使三者具備了同等重要的地位。也唯有這樣,影片中那些光怪陸離的城鄉空間才得以從故事背景中解放出來,并參與到對影片多義性的解讀當中。

 

  刁亦男導演的電影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不僅雜糅了多種類型慣例與美學元素,也指向了銀幕之外的多重文本與現實話語。我們既能在其風格化的語言中清晰地看到黑色電影傳統與法國電影大師戈達爾的在場,也能透過影片對暴力美學的展示發現上世紀90年代好萊塢電影延宕至今的深刻影響。不過,《南方車站的聚會》真正的價值在于它對正在生成的某些全球電影文化議題,給出了幾乎是最佳的本土方案與回答。

  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那喀索斯從出生之日起就未在鏡中見過自己,這使他在湖中倒影內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容顏——那喀索斯因此陷入了自戀的麻木。這一主體與影像之間的認識斷裂寓言,也發生在《南方車站的聚會》內部:在影片中,觀眾很難因為片中人物周澤農而忘記演員胡歌的在場,演員與角色之間似乎一直未能達成最終共識,而使人物形象多少與電影的環境格格不入。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演員桂綸鎂與角色劉愛愛之間。但這并非是對演員表演的苛責,而恰恰相反,是導演對劇中角色及演員特點的深刻把握:胡歌含蓄的略顯拘謹的神態、桂綸鎂始終驕傲得抬起的下巴,以及倆人都不十分熟練的武漢話,都似在吶喊般告訴觀眾他們本不屬于野鵝塘。

  正是這種那喀索斯般的認知障礙,使周澤農的行動被包裹在“麻木”之下。與角色之間斷裂的共識,令他們無法如小丑般始終靈活地剖析自己的性格、反思自己的行動,卻只有在不斷地追逐和圍捕下,流露出動物般的驚慌眼神。不過,就像電影《精疲力竭》開頭處自言自語的貝爾蒙多從未沉浸入米歇爾這個角色一樣,《南方車站的聚會》的價值,也在于它利用演員與角色、角色與世界的疏離,使三者具備了同等重要的地位。也唯有這樣,影片中那些光怪陸離的城鄉空間才得以從故事背景中解放出來,并參與到對影片多義性的解讀當中。

  影片展現出了近年來少見的對空間的特殊關注:盜賊們對城市功能區域的重新劃定、警察與逃犯游蕩在魚龍混雜的城中村、女性在叢林般的邊緣地帶謹慎求生。在電影中強調空間的敘事功能本是“第六代”電影人作為“都市一代”的突出特點,但在他們的新作中,賈樟柯的《江湖兒女》、王小帥的《地久天長》與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云》都一致滑向了有關時間的敘事,體現出書寫歷史的沖動。只有與他們同齡的刁亦男,還帶有一種原始動力與使命感,繼續將鏡頭對準共時的空間形象。

  于是,電影中充滿了廢墟般奇觀的野鵝塘與城中村以及炫目的熒光鞋等,構成了近年來中國電影中難得的時空眩暈感,令身處其中的觀眾懷疑時間的確定性與真實性。在共時性中體現出歷史與未來的混雜狀態,使野鵝塘被賦予“賽博朋克”般的“科幻感”。只不過,“賽博朋克”風格的未來圖景在十余年間好萊塢科幻電影的反復表達下,已經逐漸失去了其反烏托邦的敘事功能。而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警匪雙方“共享”的“作戰地圖”,則因為重新展現了底層與邊緣人群對城市功能與生存空間的爭奪,而體現出反烏托邦敘事指向未來的動力。

 ?。ㄗ髡邽樯虾煼洞髮W影視傳媒學院副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趙宜 工作單位:上海師范大學影視傳媒學院

職稱:副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