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基金
黃迪與社區研究
2020年01月06日 08: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齊釗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冰心戲稱的“吳門四犬”中,相較于費孝通、林耀華和瞿同祖三人,關于黃迪學術思想與方法的論究尚屬無多,這一則影響到我們對于黃迪本身的認知,另則也成為我們理解燕京大學社會學系學術傳統與特色的薄弱環節。在此薄弱環節中,黃迪與燕京大學社會學系當時所倡導的社區研究之間的關系尤其值得觀照。

  村鎮社區與文化功能

  燕京大學社會學系為了有效推進社會學與社會工作的中國化,曾于1928年由步濟時和楊開道著手籌備,并于1930年正式成立了清河試驗區。雖然試驗區的主要工作是開展社會工作服務,然而這并非意味著實地調查與研究工作的全然闕如。恰恰是對這些實地調查與研究的整理及分析促成了黃迪《清河村鎮社區——一個初步研究報告》的寫作。

  在此報告中,黃迪明確提出“村鎮社區”的概念,并由此指出關于清河試驗區的既有研究多從鎮與村兩方面分別進行探討,忽視了將村鎮社區作為一個整體來展開分析,而后者才真正代表了清河社區的準確范圍。為了對此概念作出論釋,黃迪分別從農家、商店、廟宇、學校、青苗會與商會等社會結構入手,探究了經濟、婚姻、親屬、宗教、教育及政治等功能活動,借此來闡明清河村鎮社區實際生活和文化的重心所在。

  該報告的另一重點是對農家在解決人生主要問題上所擔負的多重功能的深入剖析,這從篇幅的安排上便可見一斑。其目的在于,一方面要論證農家應該成為社區研究的基本單位,這與吳文藻所謂的最小研究單位的觀點基本一致;另一方面又指出這種基本單位的自足程度不應被我們過高估計,因為從經濟、政治、宗教、正式教育及婚姻與親屬關系五個方面可以顯見農家彼此之間、農家與村之間以及農家與鎮之間的不可分割之關聯。而這一點恰好支撐了他所持有的家、村、鎮都是村鎮社區較為完整的社區結構的必要組成部分這一論點。

  可以看出,對于村鎮社區這一概念的討論,黃迪主要是從文化功能的角度來切入的,并且經驗材料的呈現與分析要多于理論層面的運思與闡釋。因此,為了在理論層面作出補充和發展,黃迪于次年發表了《社區與家村鎮》一文。

  社區概念與社區性

  在《社區與家村鎮》中,黃迪開宗明義指出他對于社區這一概念的基本認識,而這種認識是受到英國社會學家麥愷維的影響。麥愷維借由離析社區與團體的不同來說明社區的特征從而對社區的概念做出界定,他認為社區是生活在一起并共享一整套興趣的互相聯屬的任何人群。黃迪對此的理解是,社區實際指的是一組完整的社會關系,其不僅相當全能,同時又相當自足,它的全能和自足表現在能夠滿足人們社會生活的各種復雜需要。

  這里似乎仍是從文化功能的視界來看待社區,然而黃迪筆鋒一轉,緊接著就明確指出社區的空間維度的重要性。在他看來,社區作為一種既完整又獨立的單位,其在空間上的表現相當明顯,并且借用麥愷維對社區與團體概念的區分來將社區間的空間距離與團體間的空間距離作了對比,由此闡明前者的距離要比后者的距離更長。這也是為何人們將社區稱之為“區域社會”的原因所在。

  針對社區所具有的完整、全能、自足和獨立的特征,黃迪認為這些僅僅是典型社區的一些相關條件,能夠滿足這些條件的典型社區在那些與世隔絕的部落中可以見到。然而,大多數社區卻常常與其周邊一些遠近距離不同的其他社區多少存在一點直接或間接的關系,這也是社會演化的趨勢使然。既然有了關系,彼此之間就難免會有分工與合作,那么這些原本擁有全能和自足特征的社區也就逐漸地團體化,從而演變為大社區的一部分。

  倘若這時社區的團體化程度有限,或者仍然保持著高度的“社區性”,那么為了研究的方便,我們也不妨繼續用社區來稱謂它,而透過研究這些小社區的內外關系來發現社區性程度的高低正是社會研究的基本工作之一。

  社區的發展路徑與聯合社區

  黃迪對社區發展的普遍路徑作了介紹,首先是通過指出在較為簡單的社會里家族、氏族等集團所具有的相當程度的社區性來確認可以將家作為最小規模的社區,不過,他特別強調這里的家絕非大都市中的小家庭,至少須是農家,這種社區被稱為“家社區”。

  其次,他從家際之間在經濟交易、行政活動、公共崇拜及群眾娛樂等方面所具有的向心趨勢論證了向心力使得中心點的各項活動成為家際關系的必要組成部分和共同生活的樞軸。這里的中心點或核心常被稱為村落,亦即比家社區復雜性更高的“村社區”。同時,他也明確提出了比村社區更具自足性的“村家社區”的概念,該社區是由位于周圍的“家社區”和居于中心的“村社區”所組成。

  再次,黃迪從彼此臨近的村家社區之間所發生的更為專門化的關系入手,指明為方便這種專門化活動的開展及滿足參與者的需要,各個村家社區之間的中心位置便成為比家社區和村社區都要更為復雜的一種社區,即“鎮社區”。而這里的鎮社區又與周圍的各村家社區彼此依賴,于是它們便共同組成一種更具完整性的“鎮村家社區”。

  最后,循著同樣的原理和路徑,黃迪認為在一些鎮村家社區之間的中心點上也會產生“市社區”,而這種市社區又與周圍的鎮村家社區一同組成一個范圍最大的“市鎮村家社區”。并且照此思路分析,我們也可以解釋世界上少數大都市的發展來由與所占地位。至此,社區發展的普遍路徑便也清晰可見。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黃迪還明確提出了“聯合社區”的概念,他認為家、村、鎮、市,既各自構成一種社區,又相互之間組成各種聯合社區,使得高級聯合社區中包含有低級聯合社區。每一個聯合社區中的各個社區均可劃分為“中心社區”與“周圍社區”。例如,對村家社區而言,中心是村社區,周圍則是家社區。低級聯合社區里的中心社區同時也是高級聯合社區里的周圍社區。各級中心社區提供服務的復雜程度是逐級增加的,低級中心社區的服務多為普通性質的服務,而對于高級中心社區而言,則不僅要具備提供普通服務的能力,而且必須能夠提供專門的服務。具體來看,對于離中心較遠的周圍社區,它只是提供專門服務,而對于離中心較近的社區以及本社區自身則是普通服務與專門服務兼顧提供。

  在《社區與家村鎮》的后半部分,黃迪運用上述的理論思考并結合一部分華北農村的資料,在經驗研究的層面對中國農村中的家、村、鎮的社區性分別作了闡釋。文末,他更是態度鮮明地認為當時的中國非常近似于這種性質的家、村、鎮及其聯合社區,設若將來能夠從這種觀點來多加研究國內各地的情形,那么對于認識和理解中國社會而言,社區社會學將會產生其獨到的貢獻。

  總括可知,在燕京大學社會學系力倡社區研究的氛圍下,黃迪對于社區研究的理解與闡揚,不僅受到吳文藻、趙承信有關論述的影響而接受人文區位學與文化功能論兩種進路的理論與方法論,而且能夠保持足夠的獨立性思考,從而富有創造性地提出社區性、村鎮社區、鎮村家社區、鎮社區、村社區、家社區、聯合社區、中心社區、周圍社區等概念,以展示出社區本身所蘊涵的開放性、層級性、多維性、交互性、延展性等特征,并借由這些概念對當時的實地研究材料作出相應分析,為我們理解中國社會提供了新的維度與思路。而更具意義和價值的是,黃迪的這些思考與論斷一方面可以豐富學術界有關燕京大學社會學系社區研究傳統的認識,另一方面又可裨益于我們今天的社區研究、社區治理、社區建設等領域的拓展與深化。

 

 ?。ū疚南祰疑缈苹鹎嗄觏椖俊?0世紀上半葉社會工作本土化的‘中國學派’研究”(16CSH001)階段性成果、陜西省教育廳專項科研計劃項目“20世紀前半期社會工作本土化的‘中國方案’研究”(17JK0717)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何鞅贝髮W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齊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