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研究 ——馬來人優先政策的合理性反思
2020年01月10日 09:49 來源:《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1期 作者:齊順利 字號
關鍵詞: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馬來人優先;華人;平等

內容摘要:

關鍵詞: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馬來人優先;華人;平等

作者簡介:

  【摘要】為了幫助馬來人追上經濟上處于優勢的華人,馬來西亞建國之初推出了肯定性行動。隨著馬來人在現代經濟部門的就業結構與全國族群結構相一致,馬來人與華人之間的經濟差距大大縮小,這有助于馬來西亞社會的穩定,但也導致了馬來人過于依賴政府,沒有完全建立起與他族公平競爭的自信心,不利于族群間的和諧相處及馬來西亞的長遠發展。馬來人和華人在經濟領域的結構性差異得到根本性改善之后,馬來西亞有必要從“爭取族群之間利益分配平等”的觀念逐步轉向“爭取個人之間競爭機會平等”的觀念。

  【關鍵詞】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馬來人優先;華人;平等

  【作者簡介】齊順利,中國社科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后,廣東工業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肯定性行動”(Affirmative Action),又可譯作“優先行動”、“照顧行動”或“平權措施”等??隙ㄐ孕袆邮钦畬ι鐣械娜鮿萑后w在高校招生和就業方面采取的一種扶助措施。為幫助馬來人追上經濟上處于優勢的非馬來人,馬來亞建國后就推出了肯定性行動。相對于其他國家的肯定性行動,肯定性行動在馬來西亞的獨特之處在于它的受益者馬來人,不僅是多數群體,而且在政治上占據主導地位。目前國內外關于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的研究相對較少,主要論文有LeeHockGuan的《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和Hwok-AunLee的《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教育和就業結果》。這兩篇論文對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做了一些開拓性的研究,但是對該行動的反思顯得不夠深入。本文在分析馬來西亞肯定性行動成就與問題的基礎上,從平等理論的角度對其進行反思。

  一、肯定性行動的實踐

  馬來亞獨立后,政府著手在國內實行扶持馬來人的肯定性行動。在新經濟政策時期(1971-1990),肯定性行動在馬來西亞全面展開,新經濟政策結束之后,肯定性行動仍然存續于國家發展政策(1991-2000)和國家宏愿政策(2001-2010)之中。馬來西亞歷屆政府的經濟政策都將肯定性行動納入其中。

  擺脫英帝國的殖民統治后,馬來亞推出肯定性行動,主要目標是提升馬來人在多元社會中的經濟實力。在新經濟政策之前,肯定性行動的效果有限,馬來人就業人數較多的領域主要局限在政府部門。政府對公務員實行嚴格的配額制,比如民事服務部門馬來人與非馬來人的比例是4∶1,外交部門、海關部門為3∶1,從1950年到1967年,馬來人高級文官的人數增長了3倍。多數馬來人仍待在農村,1970年馬來人在農村人口中的比例為63.4%,華人的人口比例則為26.1%,同一時期,馬來人在城市人口中的比例為27.4%,而華人的人口比例則為58.7%。在發展中國家,農民收入往往最低,產業工人收入高于農民,城市里從事金融、保險和服務業的人員收入最高。社會作為一個整體來說是分層的。從馬來人、華人在城市和農村中的人口比例來看,20世紀60、70年代馬來西亞的社會分層含有族群背景,馬來人和華人在經濟領域有著清晰的結構性差異。

  1969年5月13日,馬來西亞爆發了歷史上最為激烈的一次族群沖突,史稱“五·一三”事件。馬來西亞最重要的執政黨馬來人全國團結組織(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zation,簡稱巫統)認為這次沖突很大程度是由馬來人與華人的經濟差距過大引發的,有必要建立一個向馬來人傾斜的制度。巫統政府認為,增加馬來學生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數是糾正社會各階層、各族群不平等的重要手段。

  “五·一三”事件后,巫統政府成立了馬吉伊斯曼爾委員會(The Majid Ismail Committee)來檢討馬來西亞高等教育的現狀。該委員會認為在現行的根據考試成績進行大學招生的機制下,大約只有20%的馬來人能進入大學,因此,該委員會建議,高校招生不僅在學生人數,而且在專業選擇方面,都應當反映全社會的人口結構。據統計,從1959到1970年,在全部的畢業生中(包括獲得證書、文憑和學位的三類畢業生),馬來人所占的比重大約是26%,而華人占的比重則為60%,并且更重要的是,人文學院中60%的畢業生是馬來人,而在科學、工程和醫學方面大約80%到90%的畢業生是華人。于是巫統政府決定公立大學1971年按照族群“固打制”(Quota)進行招生,即按照族群人口比例來分配大學學生的名額。在華人政黨的爭取下,巫統政府在1979年6月將標準定為公立大學55%的份額保留給馬來人,而非馬來人的份額為45%(華人和印度人的份額分別是35%和10%)。

  在“固打制”的幫助下,馬來學生在公立大學中的人數迅速攀升。比如,1980年公立大學招生人數的72.8%是馬來學生,其中修讀證書和文憑課程的馬來學生有87.7%,而攻讀學位課程的則有62.7%。在馬來西亞,除馬來亞大學和馬來西亞理科大學外,馬來學生在公立大學中的人數比例通常都會達到70%,甚至更高的比例。馬來西亞還設立了一些專門招收馬來學生的大學,只是近期才將極少部分的名額留給非馬來人,比如瑪拉工藝大學。由于馬來人在公立大學中的份額遠遠超過了當初確立的55%,一直遭到華人和印度人的非議。

  在各方壓力下,2001年時任馬來西亞總理的馬哈蒂爾宣布公立大學在2002年的招生中采用以成績為考核標準的績效制。2002年馬來西亞公立大學招生的結果并沒有像華人之前預料的那樣——華人學生會大幅度增加,馬來人與非馬來人入學的比例在兩種招生制度下竟然相差不大。在2002年公立大學的新生中,馬來學生的比例是68.9%,華人學生的比例為26.4%,印度學生的比例則為4.7%。公立大學招生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結果其主要原因在于公立大學招生雖然摒棄了“固打制”,但采用了“雙軌制”。

  馬來西亞公立大學是通過兩種途徑來選拔學生,一是馬來西亞高級教育文憑考試(STPM),二是大學預科班。馬來西亞學生高中兩年畢業后,華人學生大多是通過上中六學級參加難度較大的馬來西亞高級教育文憑考試進入大學,而馬來學生多是通過大學預科班升入大學。大學預科班的課程比中六學級的課程容易,參加大學預科班的學生通常被形容為“一只腳已踏入大學門檻”,但是它的名額大多留給了馬來學生。在“雙軌制”下,華族學生在公立大學中的名額比在固打制下更加難以得到保障和監督。

  馬來學生在公立大學中人數的大幅增加有助于增加馬來人在現代經濟部門的就業人數。根據勞動部的統計,在1981-1990年間,從高等學校畢業的馬來學生的就業率達到了80%-90%。為了擴大馬來人就業,政府還直接干預私人企業活動。政府在1975年頒布了《工業協調法》(Industrial Coordination Act),規定凡從事制造業的公司,其股本總額達10萬馬元(含)以上,或全職員工達25人(含)以上者,均須向國際貿易及工業部申請工業執照,并且華人的企業須讓與土著30%的股權和雇傭50%的土著人為工人。這就直接促進了馬來人在制造業領域就業比例的迅速增加。由于該法令對華人中小企業影響甚大,不斷遭到華人的反對和抵制。20世紀80年代初期,馬來西亞經濟發展低迷,于是政府放松了對私人企業的管制,對《工業協調法》多次修改,不斷放寬標準。1986年,《工業協調法》經過修改后,股本總額250萬馬元以下或全職員工不超過75人的公司不再需要申請制造業執照。隨后許多華人中小型企業不再受到《工業協調法》的約束。

  為了擴大馬來人在現代經濟部門的就業,政府80年代還大規模興辦國有企業,比如馬來西亞重工業公司(HICOM)、普騰(PROTON)汽車公司和國家貿易公司(NTC)等。這些大型國有企業都有力地增加了馬來人制造業工人和專業技術人員的數量。除此之外,政府一度成為馬來西亞最大的雇主,擴充了公務員的隊伍,加大了對馬來人就業的扶持。1985年政府部門就業約占全國就業總數的15%。1970政府部門招收了397,000人,1985年政府部門招收人數是1970年的兩倍多,達到819,500人;而1970年到1985年間,政府部門新增就業機會的四分之三都給了馬來人。馬來人優先的政策幾乎將馬來西亞政府從多元族群的機構變成了一個單一族群的機構。

作者簡介

姓名:齊順利 工作單位:中國社科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打麻将